张霸听了一怔,急忙命黄才前去查看,稍后其急急回帐禀报。出乎众人意料的,领头闹事的竟然是两个老兵,且职位不高,就是普通的两个队正。但他们似乎很有号召力,居然聚起了数千人。

  “可知这两人底细?”张霸十分奇怪,仅仅两个老兵就能够召集其上千人闹事,又问道。

  “队正在军中多如牛毛,属下并不认识!”黄才摇摇头苦着脸道。队正在军中就是兵头将尾,一般管着三个伙,在八军之中就有数百之多,而平日各军又分驻各地,如何能认得清。

  “定然有幕后主使,否则怎能一呼百应!”张淮面色不善地看看身边的同僚们道。

  “吾以为非是如此,听其呼号并无反心,而是希望能够尽快结束当前战事。”马陵想了想道。

  “这有何相关,马都统制想的太多了吧!”张淮冷笑着道。

  “你懂什么?”马陵冷哼声道,“陛下曾多次下旨督促我军尽快攻克襄阳,但我军一再拖延。而张都帅代行军务后又采取久围之策破城。如此战事必将旷日持久,兵丁出征已近一年,一切假期皆被取消,且归乡遥遥无期,必然会心生怨念,才有急于迎陛下来襄,尽快结束当前战事回乡的呼声。”

  “嗯,马都统制言之有理,都帅以为呢?”宋濂言道。

  “似有些道理!”张霸含糊的应道,而心中却已信了大半。他从军多年,自小兵做起升至都统自然清楚底层兵丁所想所求。而当兵的想家绝不是简简单单的个人情绪问题,而是直接关系到军队凝聚力和战斗力的大事。处理的不好,是要激起变故的。

  当然张霸也清楚对此历朝历代都为此事下过不少工夫,虽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但多多少少缓解远征士兵的想家问题。

  一者家属随军居住,这在汉时便已有之。汉代戍守边塞的军队士卒,不光妻小可以随军,甚至父母、兄弟、姐妹都可以,为了保障基本生活,汉朝还专设廪粮供应士兵家属。以此来保证长期对匈奴、西域的作战状态,让士兵可以全无后顾之忧地投入战斗。

  唐朝开边万里,也有跟汉朝大致相类的局面,也采用过类似的政策。且比之汉时还要优厚,田地之外还赐予屋宅,以便边防军人和其家属长期居住,确属一劳永逸的安置办法。不过政策是政策,实际情况却不尽如人意。西北边疆生产生活条件远远不如内地,长久生活下来困难极大。

  入宋后,因为采用的是募兵制,一旦入伍便终身为兵,直至七十岁致仕。所以宋军可以携带家属从军,且会在军营中专门建舍供家眷居住。但是戍边采取轮戍制,士兵戍边两年便可轮换,所以宋时行军作战是不得携带家眷。

  次者是家属随队行军作战。但想通过家属随军来解决士卒思乡问题,只能算是权宜之计,毕竟军队流动性很强,不允许他们过和平民一样的居家生活。大宋南渡时一些军队也实行家属随军的政策,不过因为当时战争频度极高,部队流动性非常强,经常外出征战,家属便统一安置在根据地,等军队征战结束便回去团聚。

  岳家军便采取了这一模式,岳飞将大本营放在鄂州,家属也大多数住在此处。由于家属与当地居民杂处日久,还发生了一些绯闻。一次岳家军北上作战返回鄂州,一名军校叫贺舍人的,前来首告其妻和某寺和尚通奸。岳飞大怒,当即审讯和尚,准备严治其罪。

  结果该僧攀咬其他和尚说,寺中凡有名号的和尚,都勾搭了一个军士妻子为姘头。岳飞一怒之下曾想彻查其事,后来经过幕僚薛弼的劝解,只处理了当事人,没有将事态扩大化。但此事在军中流传甚广,以致百多年后,张霸从军时还听说过此事。

  当然还有一些没有根据地的军队,以起义军为主要类型的,则多是携带家属全时随军。部队走到哪,家属跟到哪,作战时亦不例外。这种模式的好处是永不分离,缺点是负担太重,危险性太高。甚至有敌军利用这种模式,作战时袭击宋军家眷,导致战败的事情时有发生,家眷拖累作战的缺点也暴露无遗。

  此外,如果不具备家眷随军的条件时,军队中为稳定军心,便会以开设伎营的方式来缓解兵卒的思乡之苦。但此种方法也导致军中违反军纪的事件频发,劫掠民间妇女、私蓄妻妾、在营中藏匿等等。并不能完全解决问题。

  至于张霸当兵的时候,朝廷日衰,边镇军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重生白手起家只为原作者让你窝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让你窝心并收藏重生宋末之山河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