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那一道道金色的光芒升起,陈长倾心中的焦灼也变得更为焦灼。

  此时段无延生死未卜,他绝不能就这般死在这两个恶人手里!

  多兰杜尔一边用繁复的颂词吟唱着,一边挥舞着手中的法杖。金色的光晕愈加闪耀,仿佛世间的一切黑暗都会被之消灭。

  艾德诺西尔眯着眼睛,用一种愤怒、怨恨的目光看着那被束缚的道士——陈长倾。

  “你们不能杀我!”陈长倾怒吼到。

  此时的多兰杜尔正在全神贯注地施法,召唤圣光并非一件易事,他需要长时间地去引导这个法术。

  而站在一旁的精灵往艾德诺西尔在听闻此言之后,只是冷笑了一声,用极其鄙夷的语气说道:“你是在求饶吗?恶魔。”

  陈长倾瞪着双目,恶声道:“呵!恶魔?对于你们这群妖兽而言,我当然是恶魔!我就是要铲灭妖兽!这是我的天职!”

  艾德诺西尔听闻此言,那翠绿的眸间猛然荡起了无法遏制的愤怒:“放肆!”

  多兰杜尔似乎察觉到了艾德诺西尔无尽的怒火,随即他分心对艾德诺西尔说道:“他活不了多久了,请压抑你的怒火,精灵陛下。”

  陈长倾怒吼着,他必须要去救段无延。然而此时,被道道诡异光芒束缚着的他完全施展不出任何神通,他只能看着多兰杜尔一点一点地将圣光引入法杖之中……

  而就在这时,听力极佳的艾德诺西尔似乎察觉到了周围有什么异样:“有人正在接近。”

  多兰杜尔皱了皱眉头,他的法术很快就要完成了,他不希望自己的施法被中断。

  艾德诺西尔见多兰杜尔不为所动,随即便会了意。只见这个精灵王从剑鞘之中将自己的精灵宝剑优雅地拔出,并用一种极其谨慎的姿态去防范即将到来的敌人。

  细细簌簌的声音从四周响起,然而那个处于潜行中的人却始终未现身。

  艾德诺西尔皱着眉头仔细辨析着周围的声音,精灵的优秀听力在此时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现身!潜藏于阴影之中的窃贼!”猛然间,艾德诺西尔将剑朝着自己身后刺去。

  白银制的精灵剑可以刺破一切源自黑暗的魔法。

  然而,艾德诺西尔的这一剑除了黑暗之外什么也没有刺到。

  艾德诺西尔一怔,他猛然察觉到了什么。艾德诺西尔飞快地转身,但是一切都为时已晚,一把暗金色的匕首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wizard, stop your spell.(中止你的法术,巫师。)”一个清冷的女声在艾德诺西尔与多兰杜尔的耳中回荡。

  多兰杜尔的脸色突然变得很不好,只需再不到三十秒,他就可以用圣光去审判陈长倾了。可此时,他不能弃中土世界的精灵之王于不顾。

  与其得到,不如无失。

  多兰杜尔的目光低垂,只能向那个拿着匕首的女子屈服。

  艾德诺西尔瞪着自己面前的这个女人,严格上说,他还并不能确定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就是人类,因为兜帽和斗篷将其容貌与身材都完全掩盖住了。

  多兰杜尔失落地将法术中止了。

  “put down your cane!(放下你的法杖!)”女子朝着多兰杜尔喝到。

  多兰杜尔皱了皱眉头,让巫师放下法杖?这可不行。

  那个女子将匕首朝着艾德诺西尔的脖子移得更近了一寸。

  此时,一直在试图趁乱挣脱枷锁的陈长倾放弃了挣扎,他根本无法挣脱多兰杜尔的束缚,他现在只能期待这个突然降临的女刺客能将他带出去。

  多兰杜尔脸色难看地缓缓朝地上蹲去,并小心地将法杖放在地上。

  斗篷中的女刺客冷哼了一声。

  然而就在此时,多兰杜尔突然低喝出了一道咒语:“weapon drop!(武器掉落!)”

  女刺客猛然一怔,而当她反应过来时,她手中的匕首已经掉在了地上。

  而精灵王——艾德诺西尔也趁机一脚踢飞地上的那把匕首,并用极优雅的姿势将女刺客朝地上背摔。

  然而,身手与精灵同样敏捷的她却轻松的化解了艾德诺西尔的摔击。

  自恃高贵的艾德诺西尔并不想与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刺客缠斗太久,随即他向前一跃,在空中华丽地转身,落在了多兰杜尔的身边。

  尽管所有人都看不清女刺客的表情,但所有人也都清楚,此时她的脸色一定极其难看。

  多兰杜尔畅快地大笑着,一把法杖缓缓在他的手中现出了形,而之前那把被他放在地上的法杖则是化成了一道光芒。

  陈长倾不禁暗自惊道:“这难道是障眼法?”

  多兰杜尔微笑着说道:“你的潜行很精湛,但是和一名巫师相比,你的计谋还差得太多了。”

  女刺客的目光此时冰冷如水。

  多兰杜尔口中再次急诵,又一道法术开始被飞速酝酿。

  陈长倾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乾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重生白手起家只为原作者八步赶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八步赶蝉并收藏乾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