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西兰尔艰难地从身后的脏器中剜出血肉给段无延吃,而段无延也因这巨兽的脏器肉苟延性命。

  二人就这般在黑暗之中又过了不知多少时日。

  尽管诺西兰尔还不清楚自己的精灵身份,但这并不妨碍精灵的种族优势使她能在极大的程度上免受饥饿之苦。

  自从段无延恢复了气力之后,他便又可以将自己的那枚骰子变大供自己和诺西兰尔坐在上面了。

  不过,尽管他们暂且不会死在这里。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巨兽的脏器汁液会一点点地侵蚀段无延的法器。等到段无延再无功力之时,二人就会身陷那恶臭刺鼻的汁液之中,被逐渐化作流脓,彻底地从世间消失。

  “我的功力只剩下不到五年的了……”段无延失落地说着,他很清楚地知道自己和诺西兰尔此时的处境。

  诺西兰尔轻轻叹了口气,道:“我们还会有机会吗……”

  段无延失落地笑着:“也许会有吧……若不是你之前救我,那我此刻也与那些变作脓水的海兽们无异了……”

  诺西兰尔皱着眉头,朝着骰子下的臭水看去。她并不认为自己和段无延最终的结果会与那些海兽不一样。

  他们,真的尽力了,没有出口,没有光明。

  原本稀薄的空气也近乎殆尽,段无延全凭功力在吊着,而诺西兰尔也只能借着独特的种族天赋延续生命。

  “你在想什么……”段无延朝着正不断发呆的诺西兰尔问到。

  诺西兰尔微微笑了笑,并摇了摇头。现在的她又能去想些什么呢?

  段无延自嘲地一笑,道:“我知道,你之前所说的都只是为了让我活下去而已,如果真的有机会出去,我不会纠缠你的。”

  诺西兰尔倒并不关心这个问题,听闻段无延此言,她仅是缓缓应道:“说这些都是没有意义的……我们……可能真的出不去了……”

  段无延不禁心中一阵酸涩,他不甘,也不愿死在这里,他还没能完成清阳真人的任务,也未能衣锦还乡去见那个老头子……

  然而,纵使他心中有万般不甘,却又能如何呢?

  段无延长叹一声,忿忿地用右拳捶着自己的膝盖。

  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的轰然巨响再一次从段无延和诺西兰尔的上方传来。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段无延和诺西兰尔早就习惯了这一切。

  汹涌的海水猛然喷出,将整个脏器近乎填满。海兽,鱼,或是船只的残骸都一并被冲进此中,一如段无延和诺西兰尔来到这里时的一样。

  然而这一回,段无延却听见了一个不一样的声音。

  那是人的惊呼声,而且这个人……似乎还有些熟悉!

  段无延心中一惊,道:“可千万别是陈长倾!千万别是陈长倾!”

  在一声闷响之中,一个全身湿透的白衣之人落到了段无延的大骰子上。

  段无延见状,当即大失所望,叹道:“老子还指着你来就我们呢!现在你也掉在这里面,咱们一起死了算了!”

  而忽然间,段无延的心中又燃起了一丝光亮:“没准陈长倾有办法从这里出去呢?”

  那白衣之人听到段无延的声音不禁一愣。只见其从骰子上爬起,拍了拍自己身上的污垢,随后双眉紧蹙地看向段无延。

  而当段无延看清此人的相貌时,也是无不惊异。

  诺西兰尔茫然地坐在一旁。她只知道又有人不幸与自己一样落难。

  段无延和那白衣人对视良久,而后异口同声道:“是你!”

  段无延长叹一声,心中大乱,眼前的这白衣人虽生着一副清秀面容,与陈长倾同穿白衣,但却不是陈长倾。这白衣之人左手持着一把破扇,右手拎着一只画笔,正是当日朝着段无延磕了三个响头的落书生!

  落书生皱着眉头细细打量着眼前的段无延,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段无延嘿嘿一笑,道:“当然是在此修炼!这妖兽每日能吃几百只海兽,我只需在此坐着便有无数的妖兽从天而降。且不说它们身上能有什么宝贝,就是它们那一星半点的修为加起来也够我使个三年五载的了。”

  段无延此时仅剩下了不到五年的功力,像什么借着妖兽修炼的那种话也只不过是在唬骗那落书生罢了。段无延深知,落书生包藏祸心,若是让他知道自己的真实处境如何,那自己和诺西兰尔岂不都会惨死他手?

  诺西兰尔见段无延落书生二人神色各异,便明白了两人的关系非常,定有什么纠葛羁绊。当下诺西兰尔也不再说话,只是坐观其变。

&emsp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乾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重生白手起家只为原作者八步赶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八步赶蝉并收藏乾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