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人在山林之中小心地生了些火,将段无延采来的蘑菇串起来烤了。

  陈长倾吃过东西后气力也恢复了不少,随即对段无延说道:“段兄弟,今晚你好好休息,明天一早我们就往西域赶去。”

  段无延一边嚼着蘑菇,一边悠哉游哉地说道:“好啊,那我就先睡了。你可别让什么狮子老虎什么的找上来。”

  陈长倾闻言,不禁微微一笑。

  段无延用过餐之后,也不和陈长倾客气,直接在一块大石头旁倒头睡去。

  陈长倾缓缓走到段无延身边,开始打坐调息。

  星辉千万里,明月驻高云。

  整整一个晚上,山林之中甚是宁静安详,无半点异声异相。

  次日一早,段无延便随着陈长倾朝着西域御空飞去。

  “段兄弟,我们是怎么逃走的?”忽然,陈长倾发声问到。本来,这个问题陈长倾昨晚就想问段无延,但陈长倾又怕段无延太过劳累,便就没有再多言,而是等到此刻,二人都身心俱佳时,才将这个疑惑说出口。

  段无延一边悠哉游哉地坐在大骰子上,一边笑着回答道:“哈哈哈!我们都被那个落书生骗了!”

  陈长倾不禁心中一奇,继续问道:“被骗了?”

  段无延笑道:“正是。他画出的那个饕餮虽然样子骇人了点,但实际其威力也就那么一点。若是我们当时没被他吓到,出手反击,也未必敌不过那落书生。”

  陈长倾微微一怔,而后思索了片刻,随即说道:“原来如此,书中记载的饕餮可吞食天地万物。而当日那书生所画出的饕餮则只是一直试图将我们踩在脚下,并未有吞噬我们的意图。”

  “哈哈!可不!”段无延大笑道:“对了!我们还要飞多久啊?”

  陈长倾稍稍想了想,随即应道:“估计再有五个时辰就到西海了。如今的西海已被陆地占据大半,我们从西海海岸再前往西域应该也用不了多久。”

  段无延不禁叹道:“五个时辰?这么久!”

  陈长倾点了点头,应道:“一天的时间应该差不多,我们快些飞着,兴许能在天黑之前找个住处。”

  段无延不再说话,而是用手掂了掂另一枚小骰子。

  二人就这般一直朝西飞着,时而会搭几句话,时而又会陷入沉默。

  段无延只觉这一路上实在是无聊,自己和自己玩了一会骰子之后,竟然还在空中打起坐来。

  然而,段无延的功力并不高深。一边御空飞行,一边打坐修炼对于他而言还是完全不可能的。

  段无延刚一入定,身子就在空中晃了几番,摇摇欲坠。

  末了,段无延只好断了这个心思,继续跟陈长倾找话道:“喂,陈长倾。你说我们会不会再遇到之前的那头妖兽啊。”

  段无延此言只是随口一问,其实内心之中倒并不担忧,毕竟自己打不过还可以借着黄风咒跑掉。

  然而,陈长倾一听此言,却突然认真了起来,陈长倾一边眺望四处,一边认真回答道:“师父说,那妖兽来自西域。我们此番向西而行,难免会再遇到那等妖兽。”

  段无延在心中想了想:“上次遇见的那妖兽张得确是吓人。嗯……陈长倾说那老瞎子乃是下等妖兽,那像那等可以振翅而飞,口吐烈火的,又算是几等妖兽呢?”

  段无延虽然心中这般想着,但他却没出言发问。因为段无延清楚,如果自己真的去问了,那估计陈长倾就又会唠唠叨叨地讲一大堆关于妖兽的事。虽然段无延对妖兽还只是一知半解,但他现在却并不想去听陈长倾给自己授课,尽管这一路上极是无聊。

  段无延又掂了掂手中的骰子,向陈长倾问道:“要不我们玩会骰子吧!反正这一路上也是无聊。”

  陈长倾突然眉头一皱,回答道:“段兄弟!我们现在御空飞行,随时都有可能遇到危险。再者说,赌,乃是全清教弟子的大忌。而且长倾希望,以后段兄弟也不要再赌了。这骰子只当法宝用便可,切莫用于招摇撞骗,欺人钱财之途。”

  段无延不禁耸了耸肩,其实他也知道陈长倾不会答应。

  二人又飞了一阵,便在某一个山头落了脚。

  陈长倾和段无延随意准备了些吃食,填了填肚子,便又继续上路了。

  五个时辰说缓也缓,说快也快。

  对于陈长倾这般修道之人而言,五个时辰兴许只是一个打坐所需的时间;而对于段无延而言,这五个只能在骰子上坐着的时辰可简直是要了他的命。

  虽说普天之下,好景遍地,二人又是身在空中,尽数美景皆可收于眼底。

  但是,段无延赏了五个小时的景致,再怎么说也都腻了。

  “段兄弟!你看,那就是西海!”陈长倾突然唤到。

  段无延本来已是半梦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乾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重生白手起家只为原作者八步赶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八步赶蝉并收藏乾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