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林之中,虎啸猿啼,鹤飞豹驰。

  段无延见百兽皆朝自己奔来,一颗心顿时被提到了嗓子眼。

  落书生笔下的画兽虽未脱丹青之气,水墨之风,样貌与画中无异,但话说回来,这些奇物毕竟皆是长着尖牙利爪的凶残之辈,但凡段无延被其中任何一只画兽扑中,那性命都是难保。

  落书生轻轻摇了摇折扇,嘴角微微扬起,虽脸上未露出半点欣喜之色,但内心之中却早已是狂兴万分。

  段无延牙关紧咬。

  此时那千百只画兽已将其团团围住,段无延完全没有腾转的空间。

  上有青龙,八方逢虎,段无延纵是有通天之能也难以脱身逃出。

  落书生将笔潇洒一挥,在空中画了一盏清茶。落书生轻轻吹了吹那盏沿,嘴角几近要扬到天上去。

  众画兽一拥而上。

  而在这万般紧要的关头,段无延只能再奋力一搏。

  段无延急运体内的乾元之劲,两枚骰子一应即出。

  然而,果真不出清阳道长所言,段无延的这番神通仅能连用两次而已,这第三次施展根本无半点威力。

  那两枚骰子在空中转了几番,而后又灰溜溜地落回了段无延的手里。

  段无延心中大声叫苦道:“完了完了!我这还没怎么出家门就要命丧黄泉了!”但突然间,段无延又后悔不已:“早知道我就老老实实地啃那干饼了!有那陈长倾在,我肯定死不了!”

  想到此节,段无延不禁大声叫道:“陈长倾!快救老子!”

  落书生不禁轻笑一声,心道:“陈长倾?事到如今,就是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

  可就在偏偏落书生这般想时,突有一道长虹从天而降落向段无延所在。

  只见那道长虹一明一灭,剑影八方,仅片刻间便将段无延周身的画兽击散。

  落书生见状,当即怒从心来,眉头一皱,那手中茶杯一时竟被生生捏碎。

  段无延使劲眨了眨眼睛,又晃了晃脑袋,待得他看清来人时,差点没哭出声来。

  段无延一把抱着那来人,大笑道:“哈哈哈哈!我就知道你会来救老子!”

  落书生见自己煮熟的鸭子就这么被人打飞了,不禁顿时怒从心生,将牙咬碎,朝着那替段无延解围之人大喝道:“来者何人!”

  只见那人手腕微转,挽了个剑花,抱拳肃然应道:“在下乃是天虞山全清教掌门弟子——陈长倾!”

  落书生一听来者名号,当即浑身一颤,皱眉惊道:“全清教!”

  陈长倾轻轻一礼,微微笑道:“若是阁下不再纠缠,在下便也不会为难阁下。我们就此别过,各行己路。”

  但不知为何,落书生又忽然左眉一扬,一脸笑意地看着陈长倾。

  段无延见陈长倾赶到,当即挺直了腰板,傲然笑道:“小兄弟,我劝你还是快跑吧!你的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被我这朋友一招就灭了,你是打不过他的。现在我给你三个数的时间跑,不然可就别怪我们不客气!”

  落书生闻言,不禁嘴角一扬,但仍未说话。

  陈长倾见落书生半晌无语,又未有发难之举,随即将长剑一抖夹在拳掌间,向落书生告辞:“既然阁下没什么意见,那么我们二人也就此离去,不再打扰阁下雅兴。”

  陈长倾话说一完,便要收剑回鞘,带段无延离去。

  可谁知就在这时,那落书生竟突然大放厥词:“今天我若是让你们二人能离开这里半步,我就对不起我这一纸‘万兽伏天图’!”

  陈长倾闻言,当即皱眉望去。

  段无延一听,顿觉这落书生好不嚣张,当即大声叫道:“还什么‘万兽伏天图’!你的那些阿猫阿狗都拦不住一招……”

  段无延话还未说完,余下所言就被眼前之景生生逼了回去。

  只见那落书生起笔扬墨,恣意作画,其态若狂,有如癫人。

  落书生妙笔纵横,华起丹青,只区区片刻,便在空中绘下了一惊骇之物。

  陈长倾和段无延见得那骇人之物长吼一声,从画中缓步走出,心中皆是一凛。

  陈长倾心头一颤,瞪目惊言:“饕餮!”

  落书生将折扇一张一合,微微笑道:“不愧是全清教的弟子,这天底下识得饕餮之人可不多。”

  陈长倾脸色发青,沉声说道:“你这绝非真正的饕餮!”

  落书生哈哈大笑,道:“难道我画的老虎就是真正的老虎了?你一个小道士倒还挺抬举我!”

  落书生又将折扇猛地一展,狂言叫道:“饕餮不过只是我笔下一物而已。四大凶兽,我皆可画出。不过现在,先让你们好好品品我‘混离吞山图’中的第一笔!”

  只见山林之中,一羊身人面,眼在腋下,虎齿人爪,大头大嘴之物猖然怒吼,其声扬八千里,草木皆激。

  陈长倾见状当即脸色大变,而段无延则更是惊怖,生生愣在了地上。

  饕餮,乃是四大凶兽之一,其性甚贪,可吞万物。

  陈长倾仅是在经书之中看到过有关饕餮的描写以及关于饕餮的记载。饕餮与夔牛属于一众,但两者之间又是千差万别。数千年前,饕餮被多名道人联手制服。据说饕餮被击败之日天地无光,日月失色,天雨血,地生雷,百兽哭嚎,山林尽毁。

  饕餮之死,换来人间数百年安宁。而这几百年间,人人都不敢提起这“饕餮”二字,更别说是去研查这饕餮的样子。

  然而,如今这落书生竟然寥寥几笔便绘就了这大凶之兽,而且其样貌又与书中记载无异。

  一时间,一想稳重保守的陈长倾也忽然乱了阵脚。

  落书生微微一笑,将笔尖朝着段无延一指,一滴黑墨登时飞溅而出,朝着段无延所在射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乾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重生白手起家只为原作者八步赶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八步赶蝉并收藏乾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