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无延将沉睡的诺西兰尔揽入怀中,他的泪水与诺西兰尔的泪水相融。他不知道千年的寿命对于精灵而言是什么,但对于他,一个凡人而言,千年足以忘掉一个人,去找真正的爱。

  段无延在刚才那一刻才想起清阳真人所说过的话:“本非一个世界的,终归会离开。”

  自己和诺西兰尔早晚会分开的。

  段无延苦笑着。

  他希望自己与诺西兰尔的爱,是能分开却不想,而不是想在一起却不能。

  段无延轻轻将头低下,在众林语精灵们的面前,在精灵王艾德诺西尔的面前,他吻了吻诺西兰尔的脸颊。

  艾德诺西尔皱了皱眉头。

  良久,段无延将诺西兰尔交到了身旁的一位精灵的手里,随后,便朝着宫殿外走去。

  众精灵纷纷将长戟对准了段无延。

  段无延苦笑了一声,鼻尖对着枪尖。

  艾德诺西尔轻轻地叹息了一声,将手一挥,命众精灵放段无延离开。

  段无延缓缓转过身,对艾德诺西尔抱拳谢道:“多谢。”而后缓步离开了林语森林的精灵宫殿。

  此时,月色满青树,愁思若星垂。

  段无延恍惚间忆起了那日在海底所看见的那一篇诗,其他的东西,他早已不记得了,他只知道其中有那么两句:“恍然惊从九天落,方知我为九州客。九州浩瀚客万千,何时复见此云仙?”

  走在林语森林的小径上,段无延只觉得自己就是那诗中的九州客,而诺西兰尔便是那云仙,自己对她只不过是凡人羡月罢了。

  段无延站在林语森林的入口,内心是万般酸楚,他也想作诗,但是,他却连一个字也写不出。

  段无延擦了擦泪水。

  也罢,相识也不久,放下还容易。段无延自己安慰着自己,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自己与诺西兰尔只不过是碰巧共同走了一路罢了。

  “你与他的确不一样。”一个低落的声音忽然从段无延的身后传来:“他没有感情,但是你有。”

  段无延缓缓转过身,只见精灵王艾德诺西尔正站在自己的面前。

  段无延苦笑了一声,问道:“毁了这里的人是不是一身白衣,手持长剑,周身冒火?”

  艾德诺西尔点了点头,他的确对陈长倾十分愤怒,但是此刻,他的目光之中更多的则是失落:“是的。”

  段无延勉强笑道:“他的确太过固执了……”

  艾德诺西尔轻声问道:“我听你说,你的使命是分离两个世界?”

  段无延点了点头。从来到西域至今,在他身上发生了太多的事了,他甚至快要忘记了自己的使命,自己是来调查两世相融的原因的。

  段无延向艾德诺西尔问道:“这里是曾经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两个世界不会就这样没有原由地就并在一起。”

  艾德诺西尔轻轻一叹,说道:“事情?我们平息了一场灾难,但是真正的灾难才刚刚开始……”

  段无延皱了皱眉头,并尽力将心思放在苍生放在天下上,诺西兰尔的事他只能暂且搁在一边。

  艾德诺西尔继续说道:“就在之前,一头毒龙在不停肆意地毁灭中土。它的力量远超一切,大大出乎了我们的想象。为了将其击败,我们只能借用符石的力量。”

  “符石?”段无延第一次听到这种东西。

  艾德诺西尔点了点头,说道:“那是象征着元素与力量的东西,一共有八块。虽然我们最终借助符石的力量将毒龙封印在了大陆的极西北之地。但是也正因我们擅自动用了符石,正片大陆才发生了巨变,以至原本位于东边的海域出现了一片我们从未见过的陆地,也就是我们所说的‘极东之地’。”

  “两个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乾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重生白手起家只为原作者八步赶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八步赶蝉并收藏乾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