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大汉闻言,登时一身大汗,趴在地上颤着身子,一时是进也不敢,退也不能。

  落书生将折扇一合,敛了方才的一番英气,轻叹一声,朝那大汉摆了摆手。

  那大汉见状,当即从地上爬起,朝暗处跑去。

  诺西兰尔见状,那原本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

  “谢谢。”诺西兰尔轻声对落书生谢到。

  落书生的眉头微微皱了皱,看着诺西兰尔,看着诺西兰尔身旁的段无延,他心中有千百言语,但一时,他也无话可说,只能勉强一笑,凄然问道:“你们要去哪里?”

  诺西兰尔微微一怔,看了看段无延,而后应道:“我们应该是要去不远处的精灵之森的。但是现在,他……”

  落书生未等诺西兰尔将话讲完,便也领会了她的意思。

  落书生又是长叹一声,盘膝坐在了段无延的身后,将真气运于双掌之上,为段无延驱除毒气。

  悠悠清芒在落书生的手臂以及段无延的肩背上亮起。

  落书生的真气在段无延的体内游走着,每每途经丹田,落书生都是心中一痛:“为何诺西兰尔偏偏要跟这样的一个人?天下之大,除我也罢,可难道就当真找不到任何一个能胜过他的人吗?”

  落书生心中百憾,大叹命运之不公。

  良久,段无延体内的毒气终于被驱除干净了。

  诺西兰尔见段无延的脸色红润如初,再无苍白之色,不禁自己的脸上也一时浮起了笑意。

  段无延缓缓起身,对落书生笑道:“多谢!”

  然而落书生却仍是盘膝而坐,没有站起。不是他站不起来,而是此时他心中抑郁,不愿起身。

  “有什么好谢的?”落书生叹到。

  段无延嘻嘻一笑道:“当然是多谢您的救命之恩!”

  落书生将目光一扬,看向段无延,说道:“你应谢苍天,谢前生。”

  段无延不禁一怔,完全不明落书生之意。

  落书生也不愿再理会段无延,更不想再看见诺西兰尔。只见落书生将笔一扬,在空中绘出一凤一凰,并对段无延说道:“去精灵之森吧。”

  段无延一听,不禁心中一阵侥幸,只道是落书生忘了磕头的这一事,就这么放自己和诺西兰尔走了。可他不知的是,落书生不过是不想再于此事上纠缠了,此时这一颗书生之心中,除了萧索,便是寞然。

  落书生的双目轻闭着。

  段无延轻轻将诺西兰尔扶上一只画凤,而自己则是骑在了另一只上。

  段无延转身抱拳笑道:“那就多谢了!”

  落书生默然不语,仅将画笔一扬,命那两只凤凰朝着精灵之森的所在飞去。

  段无延在天上,见落书生盘膝坐地,不动不语,渐行渐远。恍然间,借着月光三两,他方才明白落书生的一番心思……

  诺西兰尔轻轻地抱着那画凤的头,昏昏欲睡。

  段无延望着诺西兰尔那秋波万顷的眉眼,在心中暗自说道:“我的确无德无能……但是今后,保护你的人只可以是我,不能是别人……”

  段无延掂了掂手里的两枚骰子,日后闯荡,单凭着十几年的功力可不够。要想保护诺西兰尔,他只能靠自己,不能靠老瞎子的修为。

  段无延长呼一口气,在画凤上调正了身子,随后开始打坐练气。

  这几日下来,段无延又何尝不疲倦,何尝不想好好休息一番?

  但是,为了保护诺西兰尔,他必须要增进自己的修为。

  月清悬天水,星动落川河。

  整整一夜,落书生都在那冰凉的地上坐着,诺西兰尔不到精灵之森,他就不会休息。他信不过段无延,但又只能将诺西兰尔交给段无延……

  两只画凤飞了整整一夜。

  诺西兰尔睁开双眼时,只见东晨曦起,天地皆柔。远处,是一大片繁茂的森林,一切是那么的熟悉,又是那么的陌生……

  “你醒了?”段无延的声音突然从诺西兰尔的耳边响起。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乾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重生白手起家只为原作者八步赶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八步赶蝉并收藏乾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