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瞎子扬天一指,凄然大笑,那悲切之声于阵阵阴风中哀转回荡。

  “八百年……八百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瞎子狂笑不止。

  苍天风雷激荡。

  陈长倾将剑横在身前,对段无延大声喊道:“你快走!这老妖有着近千年道行,他此番做法是想要你我与他同葬!你快走!”

  段无延用两手死死地把着陈长倾的腰,同是大声应道:“走个屁!你师父要我和你一起回天虞山!你死了我还去个屁!”

  “在下乃是修道之人!怎有遇妖兽却而奔逃之理?你快走!”一阵长风夹着灰尘激来,陈长倾的长剑顿时一颤:“走啊!”

  段无延大声骂道:“你这冥顽不灵的小道士!要不是你非要逼死这老瞎子,我们又怎会陷入这般境地!”

  陈长倾一时不语,只将长剑横于身前,拦下阵阵狂风。

  那老瞎子嘴角又是一扬,双目陡放黄光,对着陈长倾大声喝道:“臭小子!老夫想不伤你性命!你若肯退一步,老夫便收了这神通!任你二人离去!”

  陈长倾只是冷笑一声,道:“你不过是想多苟活一时!我乃天虞山全清教弟子!怎能放走你这妖魔!”

  陈长倾大喝一声,将剑虚刺,顿时一道金光乍现,直朝那老瞎子劈去。

  那老瞎子见那金光劈来,登时又是向前狠踏一步,四下狂风起,朝着那金光刮去。

  然而,那金光一入狂风,便若刀断流水,剑斩飘雨一般,任那狂风几番呼啸,都始终不减锐气,那老瞎子唤出的阵阵狂风皆被这金光劈开……

  段无延躲在陈长倾身后,吓得是一动也不敢动,但紧接着,只听得那老瞎子突然大叫了一声,随即狂风激雷尽皆化作一阵黄烟,悠悠散去。

  段无延的两个瞳孔当即一缩,然而当他从陈长倾的身后走出时,那老瞎子已是瘫倒在地,半身为猴,半身为人。

  陈长倾两眉一簇,倒拖长剑,徐徐逼向那地上的老瞎子:“原来只是些障眼法,倒是我多虑了……”

  段无延顿时大喝一声,拦在了陈长倾身前,大声说道:“你不能杀他!”

  陈长倾冷声道:“我若不杀他,他日后必将重归人间,到时候就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死于非命!”

  那老瞎子凄然笑道:“哈哈哈……你终究是不信,老瞎子平生未杀一人,能修得此番本领,全靠的本事……”

  陈长倾眉头一皱,左臂一挥,将段无延掀倒在地,右手引剑一刺,在那老瞎子的左胸之上捅了一剑。

  “陈长倾!”段无延勃然大怒,对陈长倾大声喝道:“你们道士行事便是如此草率吗!”

  陈长倾双目轻闭,一边收剑离去,一边叹道:“段兄弟,在下先去寻洪三爷。”

  段无延看着一身灰衣的陈长倾缓缓负剑离去,怒气更盛。段无延与陈长倾相识不过两日,但段无延此时对陈长倾已是大有不满,行事呆板,为人木讷,固守己见……虽有一番善心,但做事却如此不合人情……

  “臭小子,你过来……”老瞎子突然向段无延唤到。

  段无延当即从地上爬起,赶至那老瞎子身边,不禁一笑,道:“原来你还没死!”

  老瞎子当即骂道:“你这浑小子……老子被戳了窟窿,怎番不死!”

  段无延一听此言当即心中生起一阵酸涩。

  老瞎子见段无延这番模样,不禁笑道:“你与老夫也没多少交集,何必如此?”

  段无延也是一笑,凄然道:“我也不知道,可能只是见你亲切,哈哈哈哈……”

  老瞎子心中略是欣然,缓缓说道:“臭小子,老夫这一双眼珠子其实是因你而盲,不过也正因为老夫眼瞎了,心才明朗,方通晓了天时……”

  段无延不禁一怔,不知老瞎子所云。

  那老瞎子伸出两根枯瘦的手指,在段无延的手心里一点,只见一道黄光微亮,两只极精巧的骰子便出现在了段无延的手中。

  老瞎子此时已是命在旦夕之间,只听得他气若游丝,缓缓说道:“这两枚骰子乃是用我这一对招子练成……现下送你……这一对骰子乃是你与老夫的缘分,老夫八百年道行全在此中……你若是想知道你与老夫是怎番结的缘,透过这骰子便可知晓……”

  段无延仔细看着这两枚骰子,只觉得是无比亲切,甚至还觉得有些眼熟……

  老瞎子咳了几声,伸出一指在那骰子轻轻一点。恍然间,一幅长画忽而出现在了段无延的眼前。那画上的内容全是关乎这老瞎子——通元地坤猴的八百年光阴。

  段无延看着一幅长画,两眼之中满是萧然……

  八百年前,有一落魄书生为救心爱之人往一山中寻药。然而那一味药乃是奇珍之宝,非险峻之地不可得。那书生历尽艰辛,终在一处断崖旁寻得此药,但是那药生的位置极为凶险,纵是习武之人前去也必会坠崖身死。

  那书生坐于崖边,久思良策而不得。最终,那书生凄然而叹,知道自己终是救不回自己心爱之人了,于是便决定跳崖自尽,与所爱之人在黄泉下相见。

  然而,就在那书生站在崖边准备向下一纵,结果了自己性命时,突有一只小猴爬到了他身前,一边“咿咿呀呀”地叫着,一边拉着他的衣角。

 &e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乾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重生白手起家只为原作者八步赶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八步赶蝉并收藏乾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