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天长气澔!白日昭兴隆!”

  城外,陈长倾一声大喝,两手结作道印,背上那把长剑陡然飞出。只见那长剑被团团金光包裹,悬飞于半空之中。

  陈长倾将身一纵,跃上长剑,转头对段无延微微笑道:“段兄弟,上来吧。”

  段无延不禁挑了挑眉毛,问道:“干嘛?上去做什么?”

  陈长倾仍是脸上带笑,说道:“此距天虞山甚远,而且路途艰险。我只好御剑带你。”

  “御,御剑?”段无延不禁心里有些发慌,他怎么看这长剑怎么觉得不稳妥:“你你你,你师父不是不让你在山下用法力吗!”

  陈长倾应道:“师尊是不允许我们在凡人面前使用法力,以免引发慌乱。但在要紧关头,或是无人看见时,全清教弟子是可以使用法力的。”

  段无延咽了咽口水,又问道:“你先告诉我,这个……御剑是什么意思?”

  陈长倾笑着答道:“御剑乃是御剑飞行之意,是全清教弟子必须修炼的功法。”

  “飞,飞行?”段无延又是一惊,他还没想到这天虞山上的人竟然还会飞。段无延小心翼翼地问道:“那……高吗?”

  陈长倾应道:“不高。”

  段无延这才长呼了一口气,小心地踩上了长剑。

  陈长倾见段无延已登上了长剑,便一纵法术,驱得那长剑朝天飞去,一腾千里。

  段无延还没缓过神来,就已身在空中了。

  当他看清自己所在时,顿时被吓得哇哇大叫。此时,段无延和陈长倾二人身在高空之中,四周皆是雨雾云气,而身下则是青山绿野,丛林一片。

  段无延紧紧地抱住了陈长倾,大叫道:“太太太高了!太快了!”

  陈长倾微微一笑,回应道:“段兄弟,你睁开眼睛,适应了就好了。”

  “我不睁!”段无延紧闭双眼,仍是大叫着:“你个臭道士!说好了不高,结果都飞到天上来了!”

  陈长倾笑道:“段兄弟,如果不是这般御剑飞行,我们要去天虞山怕是要足足走上半年。”

  段无延大喊道:“半年又怎样!老子最不缺的就是命!你们掌门说了,我可是天选之人!要是你把我摔死了,你就惨了!”

  陈长倾应道:“段兄弟请放心,有长倾在,绝不会让你摔下去的!”

  段无延哪里听得进去,仍是紧紧抱着陈长倾的身子,死不松手。

  二人就这般飞了有小半个时辰,段无延的双臂都酸了。

  陈长倾对段无延说道:“段兄弟,此处风景秀丽,你可以往下看看。”

  此时,段无延也适应了不少,毕竟已经飞了许久,段无延倒也没有那么害怕了。

  段无延眯着一只眼睛,朝身下看去。果然,那陈长倾说的没错。他们身下的是一片枫林,此时乃是秋季,正值山花灿烂,枫霜红绿之际。远远从高处望去,果真是一片壮丽秀美之景。

  段无延看着看着,便不禁痴了,原本抱着陈长倾的双臂也渐渐松开了。

  陈长倾见段无延已不再害怕,便又微微提了些速。

  段无延从来没有在天上看过人间的盛景,一时间,段无延惊喜地哈哈大笑,大声朝着家城的方向喊道:“老子是段无延!等老子回来,我要你们一个个都像对待这臭道士那样对我!”

  陈长倾一听此言,不禁微怔,而随即又是一笑,继续专心御剑。

  只听得段无延又是大声喊道:“老头子!我会回来的!等我回来,我就把整个段家买下来!看你还敢不敢再赶我走!你别死啊!不然就看不到老子气你了!你可别死啊……”

  喊着喊着,段无延突然心生酸涩,眼角微润。

  陈长倾虽然在用心御剑,但段无延在做些什么,他还是能知道的。

  陈长倾缓缓说道:“其实你和你爹挺好的。”

  “好个屁……”段无延忽然落了泪,但紧接着,段无延就将眼泪抹了,笑道:“要是真好,他也不会把我赶出来了。”

  “也许……他只是希望你不要再赌了。”陈长倾说道:“段兄弟,赌有百害而无一利,今后你还是不要再赌钱了。相信只要你有过改善,你爹也就会让你回到段家的。”

  “不行,”段无延应道:“要我不赌?不可能!等我上了天虞山,见了你们掌门。就让你们掌门帮我转运,等我再回去时,我肯定能逢赌必赢,赢好多好多钱!”

  “不会的。”陈长倾断然答到。

  “怎么不会的?你们掌门都答应我了!”

  陈长倾不禁一愣:“答应你了?你几时见过我师尊?”

  段无延答道:“在梦里,你师尊和你一样,一身灰衣。是个白胡子的老头,还挺有仙气的。”

  陈长倾一时不语,段无延所说的的确是自己师尊的模样。

  段无延深吸了一口气,随即又朝着身后喊去:“我段无延逢赌必赢!逢赌必赢!逢赌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乾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重生白手起家只为原作者八步赶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八步赶蝉并收藏乾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