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无延目送着那一道黄烟朝着云间散去,心中顿时百感交集。

  何为正?何为邪?何为人?何为妖?

  这世间多的是长了两条腿的恶人,也不乏如这老瞎子般的妖怪。千百年来,万事皆若尘土,人就一定是对的?妖就一定是错的吗?

  段无延不禁自嘲一笑,自己不过是一个被家里赶出来,终日游手好闲的混混罢了,这般大道理又怎是他能想得明白的?

  段无延与那老瞎子相逢不过数面,就倍感亲切;而自己与那爹相处了二十年,到头来却成了两家人。

  段无延不禁苦笑,只能将老瞎子赠与自己的那一对骰子好好放在身上,去寻那个顽固保守的全清教小道士——陈长倾。

  陈长倾一剑刺向那老瞎子时,段无延竟一时对这小道士心生了恨意。不过,几刻一过,烟散长风,段无延却又理解了陈长倾,但只是也并未全部理解。

  三街五巷后,段无延便与陈长倾再遇了。

  陈长倾见段无延眼目双垂,大有失落之态,不禁心中也有些不快。降妖除魔,本就是孤僻之道,不为世人所理解也是常态。修道之人毕竟是以苍生为怀。

  万物不能容而容,方为大道。

  陈长倾微微走近段无延,抱拳道:“在下方才行事或有不妥之处,但务必请段兄明白,在下所为皆是为了百姓,为了苍生……”

  段无延虽然心中仍有些许不快,但自己终归也并非聒噪计较之辈,随即哈哈一笑,又回了那吊儿郎的神态,大笑道:“哈哈哈!我还从未见过像你这样自夸自大的人!竟然如此自己夸自己!”

  陈长倾见段无延一扫脸上阴霾,与自己说笑言欢,顿时心里也是一悦,笑着说道:“段兄弟,在下现在要去给赵金全的女儿诊病,你要不要一起?”

  段无延不禁一愣,心中暗笑:“这小道士怕不是动了凡心了?”不过,段无延敢这般想,却不敢说。像陈长倾那般脾气,听了这话还不要和自己唠唠叨叨解释一大堆?

  段无延四下看了看,这才发现始终没见到洪三爷的身影,随即问道:“哎,洪三爷呢?”

  陈长倾双目一闭一合,喟然叹道:“洪三爷乃是真豪杰,真英雄,在下十分佩服他!”

  段无延不禁心中更疑,暗道:“真豪杰?真英雄?莫非是他肯放我们走了?”想到此节,段无延顿时心中一喜。

  可谁知陈长倾忽而长叹一声,继续说道:“烿彘一事危急甚大,官府不得不管。本来赵金全是要被抓进大牢的,可洪三爷念在赵金全膝下还有一女,便给赵金全顶了罪,这会儿估计已经身在狱中了。”

  段无延不禁惊道:“怎么会这样!”

  “洪三爷言道是,他是肉铺的大当家,赚了钱,他拿大头;出了事,也该由他顶着。”陈长倾缓缓说道:“不过,官府的人也未为难洪三爷,估计洪三爷在狱中坐个十数月也就出来了。”

  段无延将此事听完,不禁沉默良久,心中对洪三爷当即生了敬意。也难怪城里的人都唤他一声“洪三爷”,像这般豪气干云之辈,配得上这称呼。

  陈长倾微微一笑,对段无延说道:“好了,段兄弟,我们现在先去给赵金全的女儿诊病,然后我们就上路吧。”

  段无延一愣,虽然自己也很想上天虞山,想去看看自己到底有什么神通,但现在突然就说要走,他还真有些舍不得这一地界。这大大小小的铺子、花花绿绿的青楼、人声嘈杂的赌坊以及那高高低低的矮墙……都是看着段无延一点一点从娃娃长大的。

  段无延不想离开,但他又必须离开,如果他真的做出了一番事业,真的成了老瞎子和全清教掌门所说的天人,那么段家也就不会再不认自己这个小儿子了吧。届时再回到这城中,也不会处处被人嫌弃,受人冷眼……

  段无延虽然心中难过,但嘴上仍是欢快之语:“好!越早上路越好!这个破地方我早就呆烦了!”

  陈长倾微微一笑,随即朝着赵金全家的方向走去,段无延一边缓缓跟在后面,一边仔细地看着周围的一切,把这城中的所有都刻在脑中……

  “这几味药一定要按我说的去服,这些日子让姑娘多喝些水,不出半月,这病便也好了。”赵金全家中,陈长倾一边向赵金全嘱咐着,一边在纸上写下药方。

  赵金全拿过方子,当即就向陈长倾下跪磕头。

  陈长倾见状,连忙将赵金全扶起,道:“在下乃是修道之人,这些只不过是些本分事。”

  赵金全两眼含泪,道:“小人若不是遇见了道长和洪三爷,那以后的日子可就真的没法过了……”

  段无延听得此言,心中不禁有些不快,但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乾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重生白手起家只为原作者八步赶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八步赶蝉并收藏乾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