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雷声来得十分突然。一道青紫的寒光在空中猛然一闪后,大片大片的黑云便凭空出现在了三人的正上方。

  陈长倾见事生大变,危机骤起,当下二话不说,一声道咒喝出,引出鸿蒙长剑,用剑气将三人全部笼住。

  段无延眉头紧锁,他方才所担忧的就是:这黑云与惊雷既然能在西海之上凭空出现,那么也很有可能就会在三人的身边出现。

  而情况也证明了,段无延所猜测的没错。

  诺西兰尔的脸上逐渐露出了惊惧的表情,对于自己脚下这片既熟悉又陌生的海域,诺西兰尔已经没有半点好的期待了。与记忆中无比相似的画面开始逐渐真实地在诺西兰尔的眼前呈现:狂风,巨浪以及黑色的天空……

  陈长倾飞身跃起,跳到了段无延的大骰子上,大声说道:“段兄弟!你快飞!我守着你们!”

  在此万分紧急的关头,段无延也不敢再像往常般嬉笑。只见段无延凝神聚气,用全部的精力去推动大骰子朝风暴之外飞去。

  诺西兰尔的身子微微颤抖着,曾遗失的记忆也缓缓地在她的脑海中重载……

  “galludor……galludor……”诺西兰尔的眼中盈满了泪水,她在不断重复着一个可怕的名字。

  陈长倾听到那陌生的词语后,本就蹙紧的眉头一时皱得更紧了。

  “什么?”陈长倾严肃地问到。

  诺西兰尔的回答如哭泣,如惊叫:“一个可怕的巨兽……我们会死在这里……都会死在这里……”

  段无延一听此言,当即心头一沉,若是往常,段无延一定会大呼小叫,怨天尤人。然而,此时与他一起面对危险的是诺西兰尔,即便他再怎么害怕,他也要摆出一副万事无畏的模样,就算是装,他段无延也要装得有模有样。

  段无延大声说道:“不用怕!有我在,谁敢动你老子就宰了他!”

  然而,诺西兰尔仍深陷恐惧之中。

  陈长倾的脸色此时是差的不能再差,他无法想象,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东西才能让一个人对其如此地畏惧。

  段无延一边操纵着骰子疾驰着,一边对着将自己一众人笼罩住的黑云大声喝道:“出来!老子不怕你!”

  段无延在大喊时,试图将黄风咒施展出来,但是,他却失败了。

  黄风咒乃是障眼法,所谓: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可此时泰山本就不见,又何来障目之说?

  但是,段无延遮不住“泰山”,却可以遮住诺西兰尔的眼睛。段无延趁诺西兰尔不注意时,悄悄对其施展了黄风咒。

  只见诺西兰尔的眼神突然飘忽茫渺,一时没了先前的那般惧色。

  段无延安顿好诺西兰尔之后,便转头向陈长倾问道:“我们现在怎么办?”

  陈长倾眉头紧锁,咬牙应道:“能退则退,需战则战。”

  段无延一听,不禁急声问道:“退哪里?”

  此时,三人已被黑云完全笼罩,风雷之中,天地无光,万物失色,东西南北不见,上下云海相交。

  即便是段无延有通天的本领,也难带着陈长倾与诺西兰尔从此处逃出。

  陈长倾短叹一声,道:“那就战吧!”

  而就在陈长倾此言未尽之时,一声振聋发聩的鲸啸之声猛然从三人下方传来。

  陈长倾当机立断,猛提一口长气,将鸿蒙之力骤然使出。

  只见一时,惊涛起,骇浪生,上有紫雷无数,下现急渊骇流。

  陈长倾一边携着众人朝上飞着,一边小心翼翼地朝下看去,只见那海水巡流回转,渐成旋涡,而借着天上紫电的微光细细一看,那旋涡之下竟是一堪比岛屿般大小的巨口。

  陈长倾见状,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而段无延也看到了那海中的大嘴,一时惊道:“这是什么东西!怎么这么大!”

  陈长倾大声应道:“怕也是西域之物!”

  段无延不禁在心中暗骂:“这西域的东西怎么一个比一个邪门!上次是天上飞的,这次是海里游的!样样都能要了人命!”

  那张大嘴不知吞了多少东西,但又仍是不知足,只见那巨口又是猛然一张,朝着段无延三人吞来。

  陈长倾眉头一皱,大念一声剑诀,一招鸿蒙剑气便射了下去。

  然而,那汇聚了陈长倾七成功力的剑气入此巨口,便若泥牛入海一般,顿时没了半点声息。

  陈长倾对着段无延急道:“段兄弟!你想办法快逃!我拖住他!”

  “逃个屁!我往哪逃!”段无延大声骂到,心中想着:“每次都是你这傻子要出风头!老子是天人!天人的命用你来救吗!”

  段无延当即一引乾元之劲,召出骰子就要砸向那大口。

  然而就在这时,陈长倾却突然扬手一剑,断了段无延的神通。

  在此等紧要关头,稍有怠慢便就可能葬了自身性命,而段无延对陈长倾此举则更是大为不解。

  段无延大声喝道:“你做什么!”

  陈长倾周身大放鸿蒙之气,在那黑云之中显尽悲壮。

  陈长倾应道:“段兄弟!你的神通仅能用两次!论实力,我们都不是这怪物的对手!”

  段无延一听此言,更是恼怒,又是大声喝道:“那就不打!我们想办法逃了便是了!”

  陈长倾闻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乾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重生白手起家只为原作者八步赶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八步赶蝉并收藏乾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