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无延的大骰子猛地一晃。

  诺西兰尔登时一惊,脸色大变。

  段无延连忙敛回心神,将大骰子摆正。而段无延在施展神通时,还没忘拉诺西兰尔一把,防止诺西兰尔掉进海里。

  就在前方不远处的陈长倾察觉到这一切后,只是微微叹了一口气,而后继续御剑。

  “师父曾说过:酒乱人性,色使人迷。本来我还并不太理解这句话。不过今日看到段兄弟的表现……唉,师父说的话果然在理。”陈长倾心中想着,不禁又是长叹一声。

  段无延关切地问向诺西兰尔:“你……没事吧?”

  诺西兰尔轻轻抚了抚头发,微微点了点头。

  晴天之下,西海之上,诺西兰尔这一抚甚是动人。段无延不禁又有些痴了。

  但这回,段无延可不敢再太过分心了。要是自己再在御空飞行上出了岔子,诺西兰尔不跟着自己,去跟着陈长倾事小,万一两人都掉了下去,那事情可就大了。

  想到此节,段无延不禁挺了挺身子,开心专心御剑。

  而诺西兰尔见段无延收回了目光,便也不再低头,开始继续欣赏这西海之上的风景。

  诺西兰尔的黛眉紧蹙,记忆中的浪潮与狂风始终在她的脑海中挥之不去。此刻平静的西海,会不会再一次发生海啸?而那个在岸边用嘶哑的喉咙朝自己呐喊的精灵究竟是自己的什么人?

  诺西兰尔不清楚,她什么也不记得了。

  自己来自哪里?自己究竟是谁?

  她知道自己是elf(精灵),但她不确定精灵到底是不是陈长倾口中的狐妖。

  也许自己就是狐妖,而elf只是自己族内的说法而已……

  如果自己真的是狐妖的话,那么……

  诺西兰尔的内心之中纠葛万分,她,不愿去想,但又不得不去想。

  而就在诺西兰尔还沉浸在自己的苦痛之中时,一声震天的惊雷骤然响起,将诺西兰尔吓得顿时一颤。

  诺西兰尔惊恐地朝远方看去,只见在不远处的海上,大片堆叠的黑云正夹杂着雷电飞速朝着四处蔓延。

  而陈长倾与段无延见到此番情景也是一惊。

  陈长倾大声喊道:“段兄弟!快走!往回飞!”

  段无延一边急急操纵着大骰子转向,一边大声抱怨道:“你不是说西海风平浪静吗!这静个屁啊!你能不能靠谱点!”

  陈长倾此刻哪里顾得上解释,只能御剑回飞。

  先前,陈长倾用法术探照西海时,西海的确是风平浪静的。而当陈长倾与段无延一众人在海上御空飞行时,西海也是毫无惊澜的。

  但是,就在刚刚的某一个瞬间,原本平静安谧的天空之中却突然出现了一道深紫色的闪电,将这所有的平静全然打破。

  陈长倾眉头紧锁,他深切地知道,这惊雷与黑云绝非平常,若非妖兽所为,便是有邪佞之人操纵。

  三人背对着黑云飞速离去。

  诺西兰尔如湖水的眼眸之中满是涟漪,这一幕,与她碎片般的记忆万分相像,恐惧已逐渐蔓延了诺西兰尔的整个内心。

  凭陈长倾对御剑的熟练掌控,想要不被那飞速扩散的黑云追上倒并非难事,但段无延所练御空不久,技法还不甚精熟,而此刻他又还载着诺西兰尔,一时间,速度也没比那黑云快多少。

  陈长倾见段无延和诺西兰尔被落在了后面,心中顿时大急。只见陈长倾二指金芒大作,一股鸿蒙之气陡然从段无延身边生起,将段无延的大骰子推快了些许。

  段无延本来已是手忙脚乱,焦头烂额。而突然出现的鸿蒙之气对于他而言则是有如神助。

  三人的速度顿时大升一截,那黑云一时也追及不上。

  段无延大声问道:“这是什么东西啊!怎么这么吓人!”

  陈长倾眉头紧蹙,他也不知道这黑云是什么来头,或许真的只是天生异象。但不管怎么讲,三人也总不能冒着狂风雷电强渡西海,毕竟自己与段无延的功力尚浅,这等险他们还是不能冒的。

  三人摆脱了黑云之后,已是筋疲力尽,只能找个地方休息。

  但此刻,大海茫茫无际,离他们出发的岸边又相距甚远,一时间,三人只好暂时坐在段无延的大骰子上,在海面上随着浪潮缓缓漂浮。

  段无延笑道:“我就说我的法器用途多吧?能上天,能下海!”

  诺西兰尔勉强笑了笑,她还未从刚才的惊恐之中恢复过来。

  而陈长倾则是盘膝而坐,恢复气力。此刻,他的功力恢复的越快,三人就能越早脱离困境。

  段无延掂了掂自己手中的另一枚骰子,开始自己和自己玩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乾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重生白手起家只为原作者八步赶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八步赶蝉并收藏乾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