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秋林说这话的时候,嘴角微扬,是带着威胁的语气!

  杨飞笑笑,然后说道,“大当家的,我这初来乍到,你可别吓我!”

  “吓你?”史秋林让杨飞坐下,“今天你既然来了,我当然不会为难你,只不过,我想知道,你们八路是敌是友?”

  史秋林的眼睛带着杀伤力,杨飞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犀利的眼神,以前他见过的土匪很多,但是如同史秋林这般阴冷的眼睛的,他还从来没有见过!

  比方说林中虎,他虽然面上冷漠,可是,他是讲义气的,那种义气杨飞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而史秋林,他到底是什么人,是杀人如麻,还是见缝插针,他根本就看不清楚!

  但是,杨飞明白,这个人是比林中虎那种土匪要狠上千倍万倍的。https://

  “不知道大当家的,什么是敌什么是友?”杨飞坐下慢慢问道。

  王志飞皱起眉头,他也是土匪出身,他明白,杨飞这样问,会让这史秋林严重怀疑他的,且不说做朋友了,就连普通的人,都要大打折扣。

  果然,那史秋林靠着椅背,“自然是和我作对的,不听我指挥的!”说完,史秋林问道,“那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你是敌是友?”

  “我是八路军,自然是为了我们的国家,是为了我们的民族!”杨飞的大义,让史秋林不以为然。

  他冷声说道,“什么民族大义,战乱年代,能过活下去,这是一个人的生存本能,对于你说的那些,我不明白,不懂,更别说为了其他人,我是自私的,我是为了我!”

  杨飞站起来,然后拱手,“既然如此,我想,大当家的,也知道我的意思了!”说着,他就要走。

  史秋林看着杨飞的后背,兰搢绅过去拦住,“既然是敌人,那就不可能让你走了!”

  王志飞一把抓住了兰搢绅的胳膊,“你敢!”

  “来人!”兰搢绅大喝一声,门外进来十几个喽啰。

  一下子亮出一杆杆枪,枪口对着他们两个人。

  杨飞回头看着史秋林,“敌人,就要消灭,是吗。大当家的?”

  “不一定!”史秋林说道,“你们把枪放下,谁让你们拿枪对着我请来的客人的!”

  那些喽啰把枪放下,杨飞让王志飞把兰搢绅的胳膊放下。

  “多谢大当家的,那我们就不打扰了!”说着,杨飞就要走。

  “等等!”

  史秋林说完,杨飞停下,王志飞愣了一下,他回头看着史秋林,那史秋林慢慢从头把交椅上走下来,然后说道,“杨团长,我这里有个情报,我想和你分享一下!”

  “情报?”杨飞听着他这样说,“那敢问大当家的,我知道了这个情报,还能活命吗?”

  “八路军也怕死?”史秋林说完,然后就笑起来。

  杨飞点着头,“当然了,谁不怕死,我死了,我心中的信念怎么完成?我死了,民族大义怎么完成?大当家的,那我还能活吗?”

  “能!”史秋林说道,“这事儿,我只是和你分享一下,你要怎么做,待会儿告诉我!”

  “那请大当家的说一说吧!”杨飞说道。

  “那就请坐!”说完,史秋林自己坐下,杨飞也坐下。

  “明天下午三点,鬼子的一个运输队会从南边过来,肯定是要送往沈城的,我想了想,这可是很多的物资呀,我一个人吃不成一个大胖子,前几天听说你们八路军过来了,你们八路军的作风我知道,穷苦的很,也算是我接济你们了!”史秋林说道,“这个情报,不知道杨团长,感兴趣吗?”

  杨飞一听,自然笑了,对于鬼子的物资,不抢白不抢,从南边过来的,这沈城的东西那可是重要的很。

  说不定有什么很有价值的情报呢?

  “当然,这事儿我很感兴趣!”杨飞首说道。

  “这么说,咱们两家儿可以合作一把?”史秋林问道。

  “可以啊,为什么不可以!”杨飞说道。“既然如此,到时候还请大当家的行个方便,我们好从白芒山穿过去,然后才能够埋伏鬼子!”

  “这是什么话,什么方便不方便,你想过去,尽管过去得了!”史秋林笑笑,“要是这样合作,是不是我们就是朋友了?”

  “当然是朋友,打鬼子就是朋友!”杨飞说道。

  “想你现在在白芒山,这里你肯定人生地不熟,怎么?让我罩着你?”史秋林又这样问道。

  “哈哈,这个就不必了!”杨飞说道,“到时候,我这里要是有什么情报,也会给您分享的!”

  “不必了,你知道的情报,我肯定比你先知道,其他地方不说,单说沈城附近的情报,你不一定会比我先知道!”史秋林说道,“别看我是土匪,也别看我只有这一个寨子!”

  他慢慢的站起来,“可是,谁能够攻打的上来呢?”

  杨飞看着他,史秋林接着说道,“你既然来了,那我让二当家的带着你,就在我们山寨转一转,让你看看我们山寨的风景!”

  兰搢绅赶紧上前一步,然后拱手,“大当家的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杨团长的!”

  “好!”说完,史秋林拱手,然后就离开了。

  兰搢绅看到史秋林离开,然后说道,“杨团长,这边请!我先带你去这聚义亭后面转一转,这后面,可是有很多让你眼前一亮的东西!”

  “是吗?”杨飞问道。

  “那就去看看吧!”说着,兰搢绅走在前面,杨飞和王志飞跟在后面。

  出了聚义亭右拐,是一个过道,过道两边是用木头搭建的,做工虽然说不上什么雕龙画凤,但是,这样看上去也倒是有些气派,穿过过道,眼前确实让人眼前一亮。

  聚义亭之后,两边依山而建的三层楼,就像是从山上长出来的房子,全部使用木头搭建的,杨飞惊讶,这是得多久,才能够有这样的规模?

  兰搢绅笑笑,“这里的建筑,已经有几十年了,白芒山的人,都是在这山上这样住的!”

  杨飞点着头,王志飞也有些好奇,而这栋依山而建的建筑中间,却是一个上山的石梯,石梯两旁有着木头护栏,沿着石梯往上走,杨飞却怎么也看不见路了。

  兰搢绅说道,“杨团长,你想上去看看吗?”

  “上去?怕是有些不太可能吧?你看看,这样还怎么能够上的去呢?我发现,上到那个地方,已经没有路了!”杨飞指着上前说道。

  “此言差矣!”兰搢绅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杨飞和王志飞两个人沿着石梯往上走,到了最顶端,也就是四层楼的样子,然后就没有石梯了,这上面倒是一个小开阔地,站在这里,风很大,但是,视野也非常开阔,如果不是下雾天的情况,应该能够看清楚这里山下的情况。

  在这个小开阔地,有一个亭子,亭子的石柱上,下着一首诗,杨飞靠近去看,龙飞凤舞,让人认不得!

  “这是我们大当家的写的诗!”兰搢绅说道。

  “看来,大当家的,还是一个文人!”杨飞说道。

  “那是自然,我们大当家的,能文能武,文能治邦安天下。武能骑马满地杀!”兰搢绅说完,然后说道,“杨团长,咱们继续往上走,上面的风景,可是更加好的!”

  “上?”杨飞看着,这周边,没有石梯,怎么可能上的去?这不是开玩笑吗?

  “这边请!”说着,兰搢绅沿着亭子后面过去,固然,只看到一上一下两条铁锁链,这铁锁链被固定在山腰上,兰搢绅直接一脚踩着铁链,一手抓着铁链,上去游刃有余,甚至还能够自然回头和杨飞说话。

  王志飞拦住,“大哥,你不能去,他们这帮土匪走的多了,或许没事儿,这天寒地冻的,铁链湿滑的很,万一一个不小心,这下去,可是万丈深渊,咱们可不能冒这个险!”

  杨飞到了铁链旁边,往下一看,果然是万丈深渊,兰搢绅笑着看着杨飞,“杨团长,难道,你只想看着这白芒山西边的景儿,这东边的景儿可是大不一样的!”

  “少用激将法!”王志飞吼道,“我们不会上去的!”

  “呵呵,那你们随意,这可是唯一的机会,如果没有我们大当家的话,你们别说上这铁链,就是这个小亭子,你们都没有机会上来!”兰搢绅说道。

  “我上去!”杨飞说道。

  “大哥,不能去!”王志飞说道。

  “我倒是想要看看,他们的人都能够上的去,我们八路军怎么就上不去?”杨飞笑笑,“老子也是扩过泸定桥的那个人!这点事儿,老子不怕!”

  说着,杨飞慢慢的上了一个台阶,一只手抓住那铁链的时候,才猛然发现,那铁链冷的就像是刺入人的骨髓,果然不是一般人能够上的来的!

  杨飞死死的抓住,然后一只脚慢慢的迈上去,果然,这铁链很是湿滑,由于下过雪,再加上铁链本身就光滑,所以,踩上去,一个不小心就会坠入万丈深渊。

  王志飞咬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抗日之暴力军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重生白手起家只为原作者千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煌并收藏抗日之暴力军团最新章节